权威发布 独家关注 开发建设 图 片
三沙防务 三沙服务 三沙旅游 视 频
三沙人大
三沙警备区
最新研究 研究交流
专家访谈 文献汇编
论坛热帖 走进三沙 微 博
三沙人物 三沙历史 影 视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三沙新闻网 > 专家访谈 
朱成虎:菲律宾在逼解放军动手 美帮忙也没用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3-07-19 11:18 来源:人民网 作者:

  原标题[朱成虎少将解析香格里拉对话会]

  资料图:江门号护卫舰现代化改装后在南沙进行射击训练。

  [朱成虎]:但是菲律宾要把黄岩岛的问题提交国际法庭来仲裁,这个做法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它,但是中国政府绝对不会答应,因为黄岩岛的历史,从历史的角度讲属于中国,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能说我看上了这块地方,我就要提请国际法庭来仲裁,这是毫无道理的。因为从哪一个角度讲都是一样。

  [朱成虎]:比如说在历史上有几条国际法原则是必须执行的,第一,谁最先发现,当然是中国。第二,谁最先命名,中国1287年就命名了,就起了黄岩岛这个名字,菲律宾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

  [朱成虎]:第三,谁最先开发,南海的最先开发当然是中国,我们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这是非常清楚的,还有谁最先管理,我们当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把通过战争侵占的领土交回中国,其中就包括南海群岛,南海上包括南沙群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这是毫无疑问的,还有一个国际法原则就是禁止反言,所谓禁止反言,就是你过去说过的东西是不能食言的,你看看,60年代以前,菲律宾出版的地图,都把黄岩岛划为中国的领土,现在要变了,你有道理吗?你毫无法理根据的。所以,他这么做显然是恶人先告状。

  [主持人]:菲律宾显然有您说的这四个误判,据媒体报道,菲律宾可能对自身的实力也有一个误判,他做这一系列的举动,菲律宾现在的军事实力,可能舰艇也比较老,目前好象是战机没有一架能够正常起降,宛如空气,这是媒体对它的一个说法。它在黄岩岛的问题上挑起这些事端,对于他自己而言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主持人]:针对咱们中国军舰在东海、南海巡逻的事情,戚总长在这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也是清楚地阐明了,就是中国政府对于东海和南海的主权立场是非常清楚的,咱们的军舰在咱们的领土范围内进行巡逻是完全正常的,无可厚非的。外媒始终对咱们国家海军的建设保持一个高度的关注,此外就是咱们国家近期的首支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式成立,也标志着咱们的航母部队战斗力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可能网友对于咱们海军建设这一块也是尤为关心,朱将军能不能谈一谈结合海军建设的问题,谈一谈这一块您的看法。

  [朱成虎]:这几年海军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因此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当然我不同意现在国际舆论上关于中国要建设深蓝海军这样一些说法。其实早在几百年前甚至上千年以前我们中国就有深蓝海军了。我们都知道宋朝的时候,我们有庞大的海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当时海上航海技术、造船技术,中国都是最先进的。

  [朱成虎]:我们知道元朝继承了南宋的海上力量,到处扩张,打日本、打朝鲜,打东南亚,一直打到印尼的爪哇。这笔账到今天,东南亚国家还记在汉人的头上,我觉得这是不合理的。但是这说明中国的深蓝海军不是今天有的、昨天有的,早就有了,九百多年前,上千年前就有了。

  [朱成虎]:到了明朝,我们部队的郑和率舰队七下西洋,更证明了我们当时的海军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任何国家都没有办法比拟的。所以我们曾经是海上强国。但是明朝中期我们实行了禁海,所以我们开始落伍了。

  [朱成虎]:今天我们要发展海军,我觉得是合情合理、合法。合情,什么情呢?第一,我们中国今天在所有大国中面临的安全挑战威胁是最多的,其他大国面临的安全挑战和威胁,我们一个不少,我们还面临着许许多多其他大国不面临的安全挑战和威胁。

  [朱成虎]:第二,今天周边的安全环境是最复杂的,我们所处的环境中,与周边国家的海洋权益争端是最多的,领土争端是最多的。

  [朱成虎]:第三,我们海军在发展的过程中必然要走向公海,因为我们不愿意在近海有争议的地区举行演习之类的,这样会引起有争端国家的猜疑,有时候我们到东海去执行演习或者什么之类的,这样引起了世界媒体的一些关注,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是符合我们中国实情的。

  [朱成虎]:第四,中国今天发展了,中国要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这种贡献靠什么?一方面靠我们的经济实力,另一方面靠我们的军事实力。比如说我们今天在索马里海域亚丁湾进行反海盗行动了。我们在十年前是不可以设想,为什么今天有这样的贡献呢?因为我们的海军力量发展了,才有了今天中国这样的行为,中国今天为人类和平与发展的贡献。

  [朱成虎]:我们今天的实力远远不够,我们为了为人类的和平与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我们需要有更强大的海军。试想,如果我们有一两艘航空母舰参加亚丁湾的护航,我想中国海军护航的范围就会进一步地扩大。我们的续航能力也会进一步地延长。当然,效果会更好。所以,我觉得这是合情的。

  [朱成虎]:为什么合理?第一,我们今天的军费开支只占GDP的1.3%,这在所有大国中大概除了日本之外是比较低的一个国家。第二,按人均GDP的比例,军费开支占人均GDP的比例也是很低的,比一般的大国低得多,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不知道低多少倍。

  [朱成虎]:第三个因素就是历史的原因,我们欠帐太多,从1978年改革开放一直到1995年李登辉访美这段时间我们的军费开支实际上是处于一种停止的状态,军费处于停止的状态,武器装备就不可能发展。所以,我们有一个还债的问题,这几年军费开支增加得比较快,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还债。

  [朱成虎]:我们都知道第四个原因就是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我们中国从1840年一直到1949年这109年的历史实际上是中国的一个屈辱史。我们屡遭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为什么?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中国人总结一下,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太弱了,落后就要挨打。今天中国的发展引起了一些人的担心,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中国不会走其他国家的老路,但是中国发展我们的海军是合理的。

  [朱成虎]:合法,坦率地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国际法规定中国不能发展这个、中国不能发展那个。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作为一个大国,作为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我国发展这样的海军力量是完全合法的。

  [主持人]:除了咱们刚刚谈到的这几个热点问题,本次香格里拉对话会还涉及到了一些传统安全议题,跟海洋问题,尤其是一些网络攻击的非传统领域的安全合作。网络主权现在是大家说得比较多的一个热点话题,它成为当前安全,大家新关注的一个重点。在您看来,中国在维护网络主权上,应该采取哪些措施呢?

  [朱成虎]:首先我不太同意网络主权这个概念,我觉得这个要慎提,因为这种提法可能对整个发展中国家是不利的。因为网络主权它实际上背后隐藏着,谁要对我发动网络进攻就是侵犯我的主权,我就有权力对你进行军事反击,甚至用超强的军事实力对你进行打击。这样的话,如果世界都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整个世界就会乱的。这是一个,我不太主张,或者我不同意网络主权这样一个概念。

  [朱成虎]:第二,我觉得网络安全是全世界、全人类面临的一个共同的课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只能通过谈判对话的方法,加强合作。

  [朱成虎]:第三,现在有些国家说中国对他们进行网络攻击了,确实是,有些网络攻击是从中国一些网站上发起的,但是这里要弄清楚几个问题,第一,这个网络攻击虽然是从中国发起的,但就一定是中国人干的吗?不见得。因为你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在中国弄一个计算机,他都可以从中国发动网络攻击。第二,这里头还有一个问题,这种攻击是不是一定就是有组织的,中国政府组织的或者中国军方组织的,这个问题要弄清楚。其实我在当领导期间也处理过这样的事件,几起事件,我的部下几次遭到来自美洲大陆的网络攻击,很多资料都被他们窃取走了。我能断定这个攻击就一定是美国政府组织的吗?或者是美国军队组织的吗?不能这样。所以,这是一个问题。

  [朱成虎]:另外一个问题,对中国来说,我觉得网络安全可能是中国各领域安全中最脆弱的一个部分,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硬件、我们的软件、我们的操作系统统统都是进口的,而且很多设备或者软件中,它都留有后门,而这些明显地注明这个程序在海外是打不开的,打不开的程序到底是什么,对我们来说,这可能是逻辑炸弹或者是什么,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朱成虎]:我们中国现在这么多网络,比如交通网、通信网,包括军队的指挥控制网,包括金融网等等等等,任何一个网络遭到攻击,整个中国可能陷入瘫痪,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所以需要全球合作。全球要在这个问题上进行对话、交流,消除误会,减少误判,增加信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来谈网络领域的有关规定或者法律规程或者制定一些行为准则,这是一个必由之路,我们不能动不动就指责别人,这个事情就一定是你干的,这是毫无根据的。

  [朱成虎]:再一个,我想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如果完全靠进口设备来保障自己的网络安全,这是不可靠的。所以,我觉得中国应该走一条依靠发展自己的信息产业之路,用我们自己的设备来取代进口的设备,这可能是我们未来信息安全或者网络安全的一条必由之路。

  [主持人]:在这次对话会上,很多国家的一些国防部长都是有发言,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发言也折射出一些信息,比如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1号在新加坡发言时表示,他说2020年前将会把60%的海军军舰部署到太平洋地区,并且在这个基础上,他有可能把其本土以外的60%的空军力量也部署到亚太地区,美国所谓的亚太地区的战略再平衡的部署,将对亚太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中国又应该怎样应对呢?

  [朱成虎]:我觉得美国的战略调整是已经定了,奥巴马上台以后已经进行了全面的战略评估,到去年2月18日已经发表了八个战略评估报告,这些战略评估报告的发表表明,美国的战略调整已经到位了。这个战略调整里面最核心的一个就是它的战略重点的转移,就是从欧洲转到亚洲来。为什么要转到亚洲来?这里面有深刻的背景,包括国内背景和国际背景。

  [朱成虎]:从国内背景来讲,它要促进经济发展,必须加大与亚洲的联系。从国际背景来讲,欧洲已经没有国家能够对美国的霸主地位构成挑战了。欧盟虽然作为一体化的一个组织,它的GDP的总量很大,超过美国,但是它没有一个统一的外交政策,也没有统一的国防政策,所以欧盟不至于对美国构成全方位的挑战。

  [朱成虎]:环顾全球,在今天的世界上,中国可能被美国认为是一个最大的挑战者,这是因为中国是个大国,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大国,而且中国是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大国。所以,美国人可能觉得如果对中国再不采取一些措施来规制中国的行动,那么中国可能就成为美国势均力敌的对手,到那时候再规制中国可能就晚了,所以,战略重点的转移,有经济目的,有外部的原因,也有内部的原因。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0898-66669110
 责任编辑: 陈荟蔓

今日焦点
阅读排行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12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