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发布 独家关注 开发建设 图 片
三沙防务 三沙服务 三沙旅游 视 频
三沙人大
三沙警备区
最新研究 研究交流
专家访谈 文献汇编
论坛热帖 走进三沙 微 博
三沙人物 三沙历史 影 视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三沙新闻网 > 三沙历史 
《更路簿》:见证渔民开发建设西沙历史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3-07-19 11:17 来源:光明网 作者:

  【核心提示】史料都有力地证明,在明代以前,海南渔民已驾驶帆船往返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捕鱼和居住了。《更路簿》的产生和形成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它是海南渔民在实际操作中,通过口传、记录,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海南是我国民间《更路簿》保存最多的地区之一,海南《更路簿》没有统一的名字,更没有华丽的装帧,它们只是海南渔民祖祖辈辈传抄的随身携带、可以指路航行的小册子。渔民在耕海劳作中不断积累经验,会及时更正与完善相关更路记载的内容。现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有了现代航海图标、电子通信和卫星定位系统,《更路簿》逐渐淡出历史舞台,但它们依然是中国航海技术史、海洋文化史的珍贵历史记忆。

  记载渔民在西沙群岛的航行范围

  现已发现的《更路簿》,其记录的航行范围主要包括国内和国外两个部分。国内部分又分“东海”和“北海”两组,“东海”、“北海”是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总称。由于南海诸岛属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每年5—9月盛行西南季风, 11月至翌年3月盛行东北季风。在帆船航行时代,熟悉季风规律的海南渔民乘东北风顺风而下,赴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从事生产活动。于是,海南渔民就取东北风的“东”,称先到的西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为“东海”;取东北风的“北”,称后到的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为“北海”。

  有关“东海”,很多《更路簿》版本中都有记载,如苏德柳抄本《更路簿》有29条、郁玉清抄藏本《定罗经针位》有35条、陈永芹抄本《西南沙更簿》有16条、林鸿锦抄本《南海更路簿》有59条、王国昌抄本《顺风得利》有42条、麦兴铣存《注明东北海更路簿》有19条等,目前海南省博物馆藏的《顺风东西沙岛更路簿》对“东海”的记录最为完整。

  《顺风东西沙岛更路簿》,长21厘米、宽14.5厘米,为对折双面纸制小册子,用毛笔小楷工整地记录了东海更路42条、北海更路169条,后又补充东海更路49条,配有硬纸制作手绘罗盘图示。据了解,该更路簿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琼海市水产局一名干部赴潭门从渔民手中收购的,具体出自何人之手已无从考证。根据其纸张判断,大概为清末流传下来的,但部分页面破损严重。

  《顺风东西沙岛更路簿》的第三部分“东海”更路49条,其中14条更路与第一部分线路重复,2条为赴国外更路。这些更路中35条没有具体更数,仅为相对针位。细数该本,共记载西沙群岛渔民地名28处之多,虽范围不大,东至东岛,北至北礁,西南远至中建岛,却线路密集,涉及航线有70余条,属目前所有已公布的《更路簿》中,“东海”更路最为全面的版本之一,为研究西沙群岛的岛礁地貌和渔民在西沙群岛的渔业生产提供了较为详细的资料。

  渔民在西沙群岛的航行范围包括:七连峙(七连屿)、三峙(南岛)、干豆(北礁)、石塘(永乐群岛)、大圈(华光礁)、二圈(玉琢礁)、三圈(浪花礁)、圈仔(羚羊礁)、白峙仔(盘石屿)、猫兴(东岛)、四江门(晋卿门)、猫注(永兴岛)、三脚峙仔(广金岛)、三脚大峙(琛航岛)、四江门(晋卿岛)、半路(中建岛)、尾峙(金银岛)、老粗大门(老粗门)、银峙(银屿)、红草们(红草门)、船岸尾(西沙洲)、红草(南沙洲)等20余处。此处沿用了海南渔民在长期劳作中,给西沙、南沙海域的岛礁所起的海南地名,括号内为标准地名,有些是历代以来一直沿用的,这些地名或以岛礁地貌特征命名,或以岛礁特色植被和动物命名,或以岛礁附近的水产命名,或以岛礁排列顺序及数目、大小、颜色等命名,不仅生动形象地反映了岛礁所在的地域特征,与海南话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了解这些渔民地名,就无法读懂被誉为“南海天书”的《更路簿》。

  渔民在西沙群岛耕海的历史

  根据《琼海县志》记载:“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是本县远海捕捞的传统渔场。明代永乐年间,欧村港、冯家埠、潭门埠、草塘埠一带的渔民,已往返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捕鱼和居住。每年农历十月,驾驶帆船乘东北风南下西沙、南沙、中沙渔场,从事海参、贝类等海珍品作业,然后将鱼鲜品运往南洋群岛销售,换取食物和生活用品,至翌年农历四月乘西南风返航。”

  据考古发掘,在甘泉岛唐宋遗址出土了大量唐宋时期的陶瓷器和铁刀、铁凿、铁锅等生产生活用具,还有人们食肉后丢弃的鸟骨、螺壳以及燃烧后的炭粒灰烬等。这些遗物是唐宋时期船家停靠岛上避风休息留下的,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使用这些器物的主人应该是西沙群岛最早的居民。

  在《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一书中,也有对西沙群岛古庙遗址的记载,其中最为普遍的就是“孤魂庙”或“兄弟孤魂庙”。传说明朝时期,海南岛有108位渔民兄弟到西沙群岛捕鱼生产,在海上不幸遇难,后来又有渔民在去西沙群岛途中遭遇狂风巨浪,他们祈求遇难的108位渔民兄弟显灵保佑,获救后的渔民就在永兴岛上立庙祭祀。关于建造孤魂庙的最早年代,文献上虽未见明确记载,但可以从遗留下来的庙址、文物和渔民传说等方面考察。据文昌铺前公社湖石大队91岁的老渔民蒙全洲介绍,他15岁去西沙群岛已经见祖父在长峙(即北岛)、猫注(即永兴岛)的庙里祭祀,并听其祖父说这些庙都是古代留传的。蒙全洲一家从曾祖父蒙宾文起就以捕鱼为生,至今已近200年。他还说,他的曾祖父年轻时是由同村的渔民带去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刚好与渔民的传说相吻合,因而可以确认西沙群岛的孤魂庙有些早在明代已经建造,后来又不断地增建、重建和修建。

  以上的史料都有力地证明,在明代以前,海南渔民已驾驶帆船往返于西沙、南沙、中沙群岛捕鱼和居住了。《更路簿》的产生和形成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它是海南渔民在实际操作中,通过口传、记录,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海上生存条件恶劣,可想而知,每一本《更路簿》都是渔民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作者系海南省博物馆办公室副主任、助理馆员)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0898-66669110
 责任编辑: 陈虹羽

今日焦点
阅读排行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12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