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发布 独家关注 开发建设 图 片
三沙防务 三沙服务 三沙旅游 视 频
三沙人大
三沙警备区
最新研究 研究交流
专家访谈 文献汇编
论坛热帖 走进三沙 微 博
三沙人物 三沙历史 影 视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三沙新闻网 > 三沙历史 
海南西沙出水明代象牙 一弯皓象明时月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2-09-24 17:10 来源:南海网-海南日报 作者:魏希望

  早在远古时期人们就已认识到象牙的材质之美。它不仅是皇室贵胄行玺钤印的上乘材质,也是富商大贾逐名求利的显达之物,更是文人雅士澡身浴德的感情寄托。(魏希望摄)

  海南经典海捞收藏———象牙

  象牙,温润如玉,洁白细腻,坚硬而有韧性,笃厚而显灵秀。

  这件象牙1990年代末出水于西沙。当年,海南省文体厅协同国家博物馆等单位,组成西沙水下考古队,以西沙北礁为主要考古发掘地点,并对华光礁、石屿礁、银屿礁古代沉船遗址进行了水下发掘。

  考古队除在三个遗址发掘出大量南宋和明代瓷器标本外,还在北礁发现象牙等珍稀标本。这些象牙来自哪里?是中国船队下西洋时的货品,还是返航时的舶来品?

  瀛海栖象600年

  据琼海潭门渔民讲,他们早期在北礁捕鱼作业时,曾发现沉船遗址有堆积如山的乌黑圆木,其间散落有少量象牙。

  史书记载,唐宋两代至元朝,我国的航海事业空前繁荣,至明代郑和七下西洋,把海外贸易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浙江绍兴人马欢当年随郑和下西洋,访问过20多个国家和地区,回国后,他整理撰写的《瀛涯胜览》成为研究郑和航海壮举的重要文献。马欢在“占城国”一节中写道:“犀牛、象牙甚广。”“常将犀角、象牙、伽蓝香等进献朝廷。”在“暹罗国”(即今泰国)一节中又说:“其国产黄速香……并象牙。”

  明代学者黄省曾所著《西洋朝贡典录》,详细描述了真腊国(今柬埔寨)、爪哇国(今印尼)、满刺加国(今马来西亚南部)等地,遣使向大明皇帝进献象牙等物品的过程。

  依明时皇威,诸国进献方物,往往搭乘大明船队晋京,返程再乘明船回国,或者受赐海船依附中国船队回国守土。

  15年前,西沙水下沉船遗址被发现时,有一个特点,凡是有乌木堆积的地方,必有象牙,但基本没有瓷器,而有瓷器的遗址,则没有乌木和象牙。这一现象,合理解释了两个问题,一是有瓷器的遗址,必是中国船队下西洋的沉船。二是有乌木和象牙的沉船,无疑是中国船队返程时的舶来品。鉴于早期象牙和乌木沉船遗址,散落有一定数量的永乐通宝钱,并经有关专家科学分析,此象牙应为郑和船队遗珍。

  而广州象岗西汉南越王墓出土文物中,即有非洲象牙、波斯银盒等,也有力见证了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

  犀象异珍奢靡风

  郑和七下西洋,亚非诸国除委派使臣搭乘中国船队向大明皇帝朝贡以外,还与时俱进,广泛开展海上贸易,史称“朝贡贸易”。

  犀角、象牙等域外珍宝,诸国朝贡固然可以满足皇室所需,但民间冀望只能由海外贸易补遗。

  永乐时期,中国的影响力和先进技术位居世界强国之列。亚非各国对中国的金银制品、铁器、丝绸、瓷器等求之若渴,在海外供不应求。郑和船队每到其地,“中国宝船到彼,则立排栅,如城垣。设四门更鼓楼,夜则提铃巡警,内又立重栅,如小城。”郑和船队将从各国贸易来的“番货”,暂存临时城垣仓库,驻兵看守,其余船队则往返各国之间,广泛易货。待货盈风顺,则扬帆回还。

  占城国与郑和船队“买卖交易,使用七成淡金或银,中国青瓷盘碗等品,……甚爱之。”以淡金、犀角、沉香、象牙换易。爪哇国则“买卖交易行使中国历代铜钱,最喜中国青花瓷器。”其他国家也如此易货。

  明朝海上贸易的兴旺发达,还带动了沿海城市的经济发展,当时,从海上通过珠江,宝船可直接到达广州城内的大德路,这里也就成了犀角、象牙的集散地。

  广州牙雕享誉世界,则肇始于此。至今,大德路还有“象牙一巷,象牙二巷”、“象

  牙北街”的地名,专营象牙工艺品。

  至清雍正、乾隆时期,奢靡汰侈的象牙制品,已引起清朝皇帝的反省。雍正十二年,雍正传旨:“着传于广东,今后象牙席,不必再进。”并于1734年4月25日御批广东巡抚杨永斌:“若广东工匠为此,则禁其勿得再制。若从海洋而来,则从此摒弃勿买。”

  象牙堪比黄金的市场价值,引发了人类疯狂劫杀大象的悲惨一幕。如今,联合国已将大象列为濒危动物,予以保护。逝者如斯,涅而不缁。

  牙梳欹鬓月生云

  《诗经·尔雅》上说:“南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焉。”说明在公元前六世纪,我们的祖先已开始把广东一带的象牙赋予诗意的赞美。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即出土了象牙雕花牌饰。魏晋时期,广州的象牙工匠即掌握了象牙席的制作工艺。至唐代,因广东一代的野象牙小而红,是制作笏板和印章、梳具的首选材料。

  唐宋时期,仕女在发髻正前方的额发上,横插一把玳瑁或象牙梳子,是彼时很雅致的扮相。唐代的壁画、绘画作品即已了然,《宫乐图》便是其一。宋人吕胜己的《鹧鸪天》有诗赞美说:“日日楼心与画眉,松分蝉翅黛云飞。象牙白齿双梳子,驼骨红纹小棹篦。”两把皎白的象牙梳子,点缀在染红的驼骨梳子两侧,真是十足的妩媚。

  毛煕震的《浣溪沙》写得散漫:“慵整落钗金翡翠,象梳欹鬓月生云,锦屏绡幌麝烟熏。”象牙梳从乌黑的发髻中散射白光而出,有如明月涌出暗夜的黑云,令人浮想联翩。想必这也是唐朝人富有情趣的生活一瞬。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0898-66669110
 责任编辑: 谢军辉

今日焦点
阅读排行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12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