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发布 独家关注 开发建设 图 片
三沙防务 三沙服务 三沙旅游 视 频
三沙人大
三沙警备区
最新研究 研究交流
专家访谈 文献汇编
论坛热帖 走进三沙 微 博
三沙人物 三沙历史 影 视
 
您当前的位置:南海网 > 三沙新闻网 > 三沙历史 
海南周刊:1922年,琼崖热血青年宣言誓保西沙
南海网 http://www.hinews.cn 时间:2012-08-20 11:17 来源:南海网-南国都市报 作者:

 

  西沙群岛抗争六年 琼崖儿女终胜利

  

 

  1930年代,日军在西沙永兴岛上修筑的炮楼及遗址简介。

  

 

  三亚“启园革命烈士博物馆”,收藏了1922年至1928年琼崖儿女捍卫西沙群岛主权的图文资料。  海南日报记者 苏建强 摄

  

 

  1930年代,日军在西沙永兴岛上修筑的炮楼及遗址简介。

  文见习记者 黄媛艳 海南日报记者 张谯星

  对日本掠夺性开采西沙群岛资源的恶劣行径,琼崖儿女没有停留在口头和文字上的声讨,而是以实际行动,动用各种官方、学界和民间力量,摆出事实,据理力争,以揭穿日本人和中国奸商的阴谋。

  尽管过程一波多折,曲折而又坎坷,虽然没有硝烟,却也旷日持久。1928年,在历经长达6年的斗争之后,西沙群岛抗日斗争终于尘埃落定。

  琼崖儿女声势浩大的抗争,迫使广东省政府撤销何瑞年所承办的“琼崖西沙群岛实业有限公司”。然而,何瑞年与日本人不甘失败,疯狂反扑,针对崖县委员陈明华报告中对其不利的观点,百般狡辩。

  1923年3月,何瑞年以“兴办实业横遭诬饶、案经查明妄被注销”为由,提请省署“维持原案”。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广东省署所派调查人员呈递的报告竟然为何瑞年的龌龊举动背书。广东省署遂下文,允许实业公司“照案开办,以兴实业。饬崖县县长补给承垦证书”。省署这一罔顾事实的批文,立即遭到各界人士的强烈抗议。一场声势更为浩大的抗日斗争再次拉开序幕。

  议员抗争 议案先行

  1923年4月1日,琼崖各界人士在广州琼崖会馆集会,讨论日本借由奸商之手侵占我西沙群岛之事。会后,由大会推举的10名代表联合琼籍省议员,共赴元帅府及省长署请愿,要求省政府以实力驱逐日本人出境,“即出激烈手段,亦在所不辞”。

  李大勋、王叙揆等琼籍省议员在议会中还积极提交议案。在采访中,三亚市作协理事、文史专家徐日霖小心翼翼地翻找着这份名为———“咨请省长撤销西沙群岛实业公司成案以固国防”的提案。在提案中,议员们痛斥日本对我“经济灭国”的手段。“近世列强之占略领土,不外急性缓性两种。缓性占略,吸我膏髓,窥我堂奥,每不及防。近年筹办各种实业,国人群起拒绝外股。职此之由,该公司纯为日股,表面用华人出名以掩国人耳目,居心尤为叵测。”他说,为防微杜渐,议员们还在提案中咨请“省长将西沙群岛公司成案迅以撤销,以杜诡谋而固国防。”

  “琼粤两地人民心连心,在日本侵占西沙的事情上共进退。”三亚市历史文化名镇保护管理委员会顾问何擎国介绍,琼崖爱国人士的主张得到广东省议员的热烈响应。林超南、冯河清、符鸿澄等议员随后向议会提交“咨请省长查明将西沙群岛实业公司成案撤销以固国防而杜侵略”的议案。议员们在议案中,提醒省政府警惕实业公司“实为日资”的虚假面貌,并充分说明西沙群岛对于琼崖和中国的重大意义,咨请省长撤销实业公司,“以保边防而杜侵略,庶琼崖免为朝鲜、台湾之继。”

  议员们的议案凝聚成巨大的力量,上述议案均被广东省议员大会表决通过。省议会随即向广东省署提交咨情文。文中写道,“经查西沙群岛实业公司被控搀入日股各节,咨请省长即将西沙群岛公司撤销,以固国防而杜侵略。”

  迫于议会的压力,广东省政府再次注销何瑞年承办的西沙群岛实业公司原案。议员们以议案为武器,揭露日本人与国内奸商勾结企图侵占我西沙群岛的阴谋,用实际行动巩固海防、维护主权。

  琼崖抗争 全国声援

  然而,军阀混战、政府腐败的社会现状,使得实业公司被撤销一案屡撤未果。对此,琼崖儿女并未轻言放弃,积极抗争。

  “当时的斗争很激烈,全国人民都响应。”徐日霖向记者详述了当年的历史,时任孙中山经济顾问的谢彬,在1923年9月公开发表“西沙群岛地理交涉”一文,号召全国人民支援琼崖儿女保护国家主权的斗争。在全国舆论的支持下,琼崖各界于1924年2月召开全琼公民大会,“抗议日人侵占西沙群岛,要求北京政府令广东省长取缔实业公司,并向日本公使严重交涉,限日本人、台湾人于短期内悉离该岛”。

  在随后的斗争中,以陈英才等为代表的进步青年继续发挥先锋作用,带领崖城人民坚持抗争。1926年1月,陈英才、陈世训、黎茂萱等人成立中共琼崖东南支部,开展对日斗争。何擎国在提及这些英雄时,情绪十分激动。他说,这些崖县早期的共产党人,充分利用国共合作反日出兵的有利时机,带领人民开展反对日本侵略西沙的斗争,做出了卓越贡献。11月,他们联合国民党进步人士,发动琼崖各县党部和团体,分别以国民党崖县党部、琼东县公民大会的名义要求省政府派员雇船到岛、撤销实业公司、惩办何瑞年、驱逐日本人。

  在何擎国提供的资料中,记者看到,这些当年发出“宣言书”的共产党人,在崖县党部《呈请迅将何瑞年承垦试办崖县东南群岛之案取消并予严重惩办》的呈文中,历数实业公司帮助日本人盗挖西沙磷矿的罪行,“何瑞年恢复前办西沙群岛,访查常赴该岛渔人,据称岛上矿工数百,尽属日本、台湾土人,现又由圆岛迁渡巴注岛”。

  这份言词凿凿的呈文,引起广东省政府的重视。省政府委员会讨论决定将这份呈请交由实业厅核办,并要求由实业厅和民政厅派员,乘军舰前往西沙群岛实地调查(最终因无军舰可前往,调查人员未能成行)。

  琼崖儿女的抗争取得重大进展,轰轰烈烈的抗争运动显示了保护西沙群岛,维护主权完整的坚定信念和顽强斗志。

  西沙成案 终有定数

  琼崖儿女反抗日本侵占西沙群岛的斗争至此历经5年。1927年,何瑞年所承办的实业公司5年的开矿期已到,在是否允许其续约的问题上,各方力量角逐。

  徐日霖愤愤不平地向记者说道:“你知道何

  瑞年在西沙经营的这5年都干了些什么吗?挖矿!他完全违背当时申请时提出的在西沙种树、打渔的承诺,一心一意帮助日本人盗挖西沙磷矿!”在此期间,何瑞年以收复琼崖战乱、海路不畅未能有效开矿为由,逃避缴纳矿产税。何瑞年的行为彻底激怒实业厅。

  恰在此时,商人冯英彪申请获得西沙的磷矿开采权,并承诺如若事成,愿意缴纳1万元给省政府,且每年认缴银元4000元。经过综合考量,自1926年11月始,实业厅三次向省政府提议,撤销何瑞年的公司,由商人冯英彪的公司获得磷矿开采权。

  由于崖县人民持续不断地抗争,反对与何瑞年勾结的日本人侵占我西沙群岛。再加之实业厅的提请,省政府遂召开政府委员第四次会议,专题讨论实业厅提交的核查报告。会议认为“琼崖西沙群岛实业公司何瑞年办无成绩,拟请撤消。另招商办案。由实业、民政两厅派员乘军舰前往彻查核实。”随后,省政府循例将实业厅的提案提请政治会议广州分会审议。

  用一波多折来形容西沙资源的最终归属,可谓恰当。当议员们在审议实业厅的这份提案时,事情又出现了变化。中山大学农科系主任邝嵩龄呈文政治会议,文中称冯英彪和日本人也有所勾结,是日本人侵略西沙的傀儡。西沙群岛战略位置重要,矿产资源丰富,应严禁承商盗卖,建议省政府自行设局开采。

  “邝嵩龄这个人很有远见,他提出的‘开发国富、巩固国权’的主张到今天都具有现实意义。”徐日霖高度评价邝嵩龄为维护国家主权所做的努力。邝嵩龄曾经旗帜鲜明地提出“开发国富、巩固国权、严防洋奴盗卖国土,消灭日本人侵略企图”的主张,他的这一主张在当时得到了广东省各界反日出兵华北委员会的有力支持。在强大的压力下,政治分会要求根据原案派人调查。1928年5月,广东省政府指派沈鹏飞、陈达夫、区桥之等勘探人员组成调查委员会,搭乘海瑞舰前往西沙实地调查。

  调查结果证实了何瑞年承办的实业公司借于日本人经营,大肆盗挖我西沙群岛磷矿资源的行为。自此,广东省政府正式撤销何瑞年所承办的实业公司。

  为更好地经略西沙、维护主权,当时的中山大学校长戴传贤和副校长朱家骅以西沙鸟粪矿物可做进口物质智利硝的配作原料,以及开垦第二农场需要肥料为由,呈请政治会议广州分会批准将西沙岛矿产划拨中山大学农林科规划管理。经政治会议广州分会第116次会议决定,西沙群岛收由政府承办,拨交中山大学管理。

  至此,西沙群岛抗日斗争终于尘埃落定。这场由崖县人民发起、琼崖儿女广泛参与的抗争,历时6年,坎坷曲折,终获成功。

  (本文采写特别鸣谢何擎国、徐日霖提供资料)

南海网24小时新闻报料热线0898-66669110
 责任编辑: 郭祖莹

今日焦点
阅读排行
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1999-2012 电话:(86)0898-66810815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